推荐图片

    指定了不存在的节点ID

相关报道

首页 · 伟人风采 · 相关报道 · 详细内容

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南海指挥朝鲜空战

来源:天下韶山网作者:天下韶山网发布时间:2018-03-08 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毛泽东 周恩来等中南海指挥朝鲜空战

 

  朝鲜半岛的战火点燃之后,中南海的灯光就很少熄过。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伟人的目光,都关注着朝鲜的天空。

  不可一世的美国空军,是美国威慑他国的王牌。

  当美国总统杜鲁门问侵朝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中国会不会派兵入朝作战时,麦克阿瑟毫不迟疑地回答道:中国不会出兵,他们没有空军。如果他们出兵,美国空军将使鸭绿江血流成河。

  然而,从不信邪的、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还是派出自己的优秀儿女跨过了鸭绿江。

  担当志愿军司令员重任的彭德怀临行前,望着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说:“空军司令官,我等着你的空军呐!”

  朝鲜战争初期,敌我力量十分悬殊,在这种情况下,怎样使用空军是中南海决策层首先考虑的问题,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多次与聂荣臻、刘亚楼、王秉璋等讨论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问题。毛泽东开门见山地对刘亚楼说:“志愿军地面部队,主要是以步兵和为数不多的炮兵、坦克兵参战。与拥有陆、海、空相互配合的美国军队作战,制空权必然操在美军手中,这对志愿军的战斗行动极为不利。彭德怀同志最担心的便是出国作战有无空军掩护的问题。从金日成的来信看,他们很吃美国空军的亏。为此空军必须迅速开赴前线,支援志愿军地面部队作战。”

  “请主席下达命令,空军一定早日参战。”

  “好!你生性好斗,在挑战和应战中,从不肯认输!”毛泽东以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将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在战斗中锻炼成长,不仅是战争客观形势的要求,我看还是促使空军迅速成长壮大的正确道路。”

  周恩来最后补充说:“空军准备第一,边打边建,逐步使用,逐步学成,只能由少而多,由后而前。空军要慎重初战,出手就胜。”

  刘亚楼听完毛泽东极具哲理的军事名言和周恩来的指示之后,很受鼓舞,他表态道:“我们一定以战斗的胜利回答党中央和主席的信任和期望!”

  

1950年12月至1953年7月,志愿军空军共起飞2457批,26491架次,进行空战364次,击落击伤敌机425架。

 

  1950年12月至1953年7月,志愿军空军共起飞2457批,26491架次,进行空战364次,击落击伤敌机425架。

  1950年11月30日上午,为保证初战的胜利,朱德在刘亚楼陪同下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乘坐伊尔—14专机,亲临辽阳机场视察即将上前线的空四师。当天上午,礼堂里气氛热烈,当朱老总走上主席台时,欢呼声和掌声灌满了礼堂。空四师十团二十八大队的飞行员们英姿勃勃地坐在头排座椅上。大队长李汉发言后,冲坐在第一排的部下高喊道:

  “有没有决心?”

  “有!”天之骄子们的声音有气吞山河之势。

  “有孬种没有?”李汉继续振臂高呼,对他的这一声吼叫,飞行员们没有心理准备,在惯性思维的作用下,一起习惯地回答道:“有!”

  李汉愣住了,双眼狠狠地瞪着飞行员。一看大队长的表情,大伙才醒悟过来回答错了,然后再次大声答道:“没有孬种,只有好汉!”

  这一戏剧性的变化,更增添了会场的活跃气氛,朱德、刘亚楼望着这一群斗志昂扬的年轻战士,欣慰地笑了。

  大会结束后,进行飞行表演。朱老总目不转睛地盯着飞机。尽管天气异常寒冷,他连帽子都不戴,兴致勃勃地望着一只只雄鹰在蓝天上翻滚,很难相信驾驶飞机的是一批在米格飞机上只有十几个小时飞行经历的飞行员。

  表演结束后,朱德满面含笑和飞行员一一握手,并鼓励他们道:“你们飞得好哟!前方的部队在盼望你们,希望你们初战胜利,为祖国争光!”

  

在志愿军空军的奋战下!清川江以北地区被称为米格走廊,使美国飞机不敢轻易进入

 

  在志愿军空军的奋战下!清川江以北地区被称为米格走廊,使美国飞机不敢轻易进入。

  “亚楼同志,你们空军没有完全执行主席的命令哟!”周恩来将双手抱在胸前,意味深长地对刘亚楼笑道。

  在场的人怔住了,都愣愣地望着周恩来。“主席对空军参战,归纳起来说了三句话,空军在战斗中成长壮大;初次打仗,采取稳当的办法为好;一鸣则已,不必惊人。对前面的两个指示,空军如实遵照执行了,只是后一句话,被改成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周恩来风趣的话语引出了满堂笑声。

  从1951年1月初起,中央决定,周恩来分管抗美援朝工作。从此,为了朝鲜空战的胜利,周恩来充分调动他的聪明才智和指挥艺术,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在蓝天白云之间留下了一座无形的丰碑。

  飞机,是空军战斗力的主要组成部分。为了有更多更先进的飞机装备部队,周恩来除了亲自赴苏和斯大林面谈之外,还先后就购买飞机之事给苏联领导人发出过几十封信函和电报,并多次派人去苏联商谈购机事宜。他还为机场的布局、修建、抢修以及人才的选调等费尽了苦心。

  据不完全统计,在抗美援朝期间,周恩来有关空军建设和作战的指示、批示等就有一百余件之多。周恩来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志愿军空军的英明指挥员。

  1950年11月1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将近一个月的时候,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收到了毛泽东的电报,电文内容如下:“昨日得他(斯大林)复电,完全赞成由中国周恩来统一指挥。”此电的背景是,为了有效解决朝鲜境内作战的统一指挥等重要问题,1950年11月13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征求斯大林的意见。11月16日,斯大林复电,表示完全赞成由中国周恩来统一指挥朝鲜境内的作战,并将同一电报发给了金日成。从这时起,周恩来还成了中、苏、朝联合作战部队的总指挥官。

  周恩来不仅是外交谈判的高手,也是指挥空军作战的高手;不仅领导中国军队有方,在协调中、苏、朝三国军队作战方面也显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朝鲜战争期间,他为中、苏、朝三国空军协同作战作出了不少英明抉择,留下了不少经典战例。例如,1952年3月初,美空军开始实施一种新的战略,即对我主要运输线进行“饱和轰炸”。三四月间的“饱和轰炸”,使得新义州和新安州之间志愿军铁路交通线陷于瘫痪。为了粉碎美空军的“饱和轰炸”,1952年4月23日,周恩来致电金日成:“朝鲜出动拉九战斗机掩护交通运输需要苏方喷气式飞机协同掩护事,已与苏方及中朝空军联司谈好,苏方喷气式飞机可随时出动,协同掩护,请即下令朝鲜空军执行掩护运输线任务。”在周恩来的严密协调下,中、苏、朝三国空军协同作战,取得了反“饱和轰炸”的胜利。另外,中、苏、朝三国空军联手,还取得了建立“米格走廊”、粉碎美空军的“绞杀战”、俘获美国最先进的F—86战斗机等战绩。

  12月2日,刘亚楼又陪同朱德总司令视察了空三师。朱总司令对空三师全体营以上干部说:“我们把陆军里最好的干部、党员、团员调来建设空军,希望同志们好好学习,很快建设起空军来,以飞机来对付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全国人民、全军对你们抱有很大的希望。”

  朱老总的指示,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战斗意志,飞行员们急切地期待着飞赴前线。

  一个多月后,就是朱老总视察过的空四师,也就是那位高呼口号的大队长李汉,实现了朱老总初战必胜的要求,两仗就击落敌机1架、击伤两架,自己无一伤亡。

  志愿军空军首次击落美国战机的喜讯迅速传遍祖国各地,也传到了中南海。初战告捷后,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兴高采烈地走进了颐年堂,给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汇报空军初战的详细经过。

  毛泽东为志愿军空军的出色战果感到振奋,他扬着胳膊高兴地说:“空军的首战胜利,政治意义远远超出了军事意义!”

  1952年年末,为了把美李军阻挡在三八线以南,金日成建议“空联司”代司令员聂凤智派空军轰炸汉城。汉城是美空军防卫的首要目标,雷达防空体系甚为严密,我们的机群很难接近目标。事关重大,聂凤智当即请示军委并报毛泽东。毛泽东考虑到是金日成的请求便批准了。军委指示要精心设计,严密组织,确保飞行员的安全。接到军委指示后,聂凤智便和朝鲜人民军空军司令员王琏研究作战方案,最后确定用波—2飞机低空偷袭。前期中朝空军有运用波—2飞机成功袭击敌水原机场的战例。波—2飞机体型小,低空性能好,而且框架为木质结构,敌人雷达不易发现。在确定飞行员时,王琏提出从人民军空军中挑选女飞行员。

  “女娃儿,能行吗?”聂司令员问道。

  “到时,我带她先让你看看。”

  第二天,王琏带着一名朝鲜人民军女飞行员来到了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她叫金顺子,只有18岁,但已有两年的飞行史。她在空战中也像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空中魔女”一样,机智勇敢。

  当金顺子领受任务后,聂司令员对她说:“为了保证你安全返航,我准备派两支歼击机机群在你返航的航线上接应和掩护你。”

  第三天的黄昏,金顺子驾驶波—2飞机像一只小蜜蜂向汉城飞去。她顺着山沟很顺利地飞到了汉城,在汉城上空转了一圈,当她发现李承晚的国防部大楼时,一推机头,俯冲下去,按下了投弹按钮,两枚炸弹命中了目标,大楼里顿时冒出一股股黑烟。金顺子投弹后按预定航线,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歼击机的掩护下安全返航。

  国防部大楼的爆炸声,使汉城变成一片混乱,美军侵朝空军司令汤姆森中将大发雷霆,用拳头击着桌子嚷道:“轰炸汉城!简直是美国空军的耻辱!”他认为中朝空军用小型飞机轰炸汉城是一种引蛇出洞的计谋,当即下令:“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命令,一周之内,飞机不准起飞!”

  这次行动影响很大,中央军委和金日成都非常满意。

  中、苏空军在朝鲜空战中始终并肩协同作战,从兵力部署、战区划分、拦截与攻击目标的选定到出动先后等都有明确分工。据俄罗斯公布的苏联空军的内部统计,苏空军共有10个航空兵师、2个独立歼击航空兵团参加了朝鲜战争。这是我志愿军空军得以在战争中成长壮大的重要保证。

  朝鲜空战的实践,证明了毛泽东关于空军在战争中壮大成长论断的正确,也实现了刘亚楼关于以战斗的胜利回答党中央和毛主席信任和期望的承诺。菊香书屋,毛泽东正在伏案批阅文件,卫士将一份志愿军空军的战报轻轻地放到了桌上。毛泽东拿起这份战报看了起来,这是一份由刘亚楼呈送军委的有关空四师作战情况的报告。毛泽东看着看着便站了起来,他越看越高兴,看完后便提起笔来,在报告上写道:“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你们予以鼓励是正确的。对壮烈牺牲者的家属应予以安慰!”

  原来,空四师在1951年9月12日至10月19日的时间内,共出动战机29批508架次,参加大机群空战7次,取得了击落美机20架、击伤10架的辉煌战绩。新飞行员刘涌新首创打下美国最新式的F—86“佩刀”式战斗机的记录,后遭5架敌机围攻,壮烈牺牲。空四师这几仗打出了国威、军威。(注:在整个抗美援朝中,空四师共击落敌机64架、击伤24架)

  不久,又有捷报传到中南海。空三师在1951年10月21日至1952年1月14日的86天内,共击落敌机87架、击伤27架。刘亚楼将空三师的战绩报告了中央军委。

  1952年2月1日,毛泽东看到军委转来的上述战报异常高兴,亲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批语。(注:在整个抗美援朝中,空三师共击落敌机88架、击伤29架)刘亚楼对毛泽东在空军战报上的再次批示异常激动,他说:“毛主席的批示,使我们感到荣耀,也感到压力。我空军部队要以此为动力,更加勇敢地战斗,去创造更大的胜利。”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毛泽东的指挥和关怀下,在朝鲜空战中创造了一大批世界之最,也涌现出了一大批空战英雄。

  1952年2月14日,雪后的北京,天空格外晴朗。毛泽东在刘亚楼的陪同下视察了南苑机场和空军司令部。在视察过程中,毛泽东对刘亚楼说:“我们国家还很穷,经济还有待恢复,我们还要买苏联的飞机,要保障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人人都应注意节约。”当视察到刘亚楼的办公室时,毛泽东和刘亚楼谈起了朝鲜空战,他指示道:“朝鲜战争的时间估计不会长了,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抓紧时机进行实战锻炼,要十分重视实战锻炼对空军部队的意义,哪怕求得打几次空战也是好的。”此后,毛泽东还指示刘亚楼:“多多培养有一定战斗经验的飞行员,注意保存有战斗经验部队的战斗实力和保存战斗英雄。”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空军多数部队和机关都参加了“轮战”,为空军后续发展培养了大批人才,这也是人民空军抗美援朝的最大收获。

  中南海指挥着朝鲜空战,并将空军作为军队建设的重点。毛泽东多次强调,我们不能总靠苏联空军,自己的空军要在战斗中边打边建,迅速成长起来,这才是最可靠的。为了解决购买飞机的经费,他亲自找海军司令员萧劲光,让他拿出购买军舰的外汇先用来购买飞机。仅1950年1年,用于发展空军的经费就占全年国家预算的5.39%,这是一个孕育着胜利的数字,是中国空军取得朝鲜空战胜利的物质基础,是胜利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