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图片

    指定了不存在的节点ID

领袖故事

首页 · 伟人风采 · 生平资料 · 领袖故事 · 详细内容

毛泽东六岁做对联的故事

来源:作者:发布时间:2017-05-22 15:46 浏览次数: 【字体:

(一)毛泽东在第一年就学了《三字经》,第二年学《百家姓》,只学认字,不求其意。但到了第三年不仅要学认字,还要求解其意,有时还和舅父吟诗作对了。

有一次,毛泽东的舅父文玉钦准备出外做生意,一心想发财,供奉财神。正好毛泽东看见了,缠着舅母问:“舅舅拜的是什么菩萨?”“舅父拜的是财神菩萨。”“为什么要拜财神菩萨?”“拜财神菩萨,赐你舅舅出外做生意发财。”毛泽东听了飞步跑到启蒙馆,拿了笔,展开纸,做了一副对联的上联:“磕几个头烧柱香,就想发财,谈何容易?”但下联他想不出来了。这时舅父文玉钦进来了,“石三你在写什么字?”边说边凑近一看,才知道自己的外甥在做对联,做好了上联,难想出下联,文玉钦有意提示:“钱靠劳动,粮靠耕耘才能得来。”“对!”真是聪明人,一提就活。只见他做出了下联:“流几身汗费些力,才能进钱,讲也简单!”舅父文玉钦,看了满心欢喜,六岁年纪能做出比较贴切的对联,将会成为毛家秀才,说:“石三,舅舅现以财神菩萨为题作联,我出上联,你作下联行不行啊?” “行!”,“只有几串钱,你也求他也求,给谁是好?”石三想了又想,握笔在纸上写了下来:“不做一点事,早也拜晚也拜,教我如何!”送给舅舅,舅舅看了摸了摸石三的头,连说:“好!好!真是文家的好外甥。”

(二)毛泽东六岁那年的正月十五下午,大舅父、二舅父带着毛泽东还有表哥文泮香、文运昌等到附近一个大的集镇看花灯。这里有一姓文的人家,是从湘乡高冲搬到这里来住的,是远房的文家兄弟。这户有三兄弟,大哥是个屠户,杀猪宰羊是一把好刀,并在街上摆有屠板,经营猪、牛、羊肉。二哥是做铳药和经营鞭炮生意的,家有三杆三眼铳出租。满老弟夫妇在小街上办了一个饮食店,以卖烧饼为生。这天,毛泽东是第一次到这个集镇看热闹,事事感到新鲜,样样感到好奇。他看了一遍问舅父文玉瑞:“街上户户贴了春联,为什么这文家也不贴副对联,热闹热闹?”文玉瑞来时还没注意,毛泽东一说,他走到门外一看,果未贴联。他进去问老大:“大哥,你家今年未贴春联。”“是呀,今年一是生意好,太忙了,二是还没想出贴切的好联来。”毛泽东听了说:“我来试试看。”文家老板看着天真的毛泽东问:“玉瑞老弟,他是谁?”“他就是七妹的儿子石三伢子,还在我弟开的蒙馆读了几年书。”“这是我们文家的根,好!你就做幅联给舅爷,晚上舅母做好菜给你吃。”毛泽东要了笔墨纸张,一会儿做了一联,上联是:“数一道二的大户”,下联是“惊天动地之人家”,横批是“先斩后奏”。舅父文玉瑞接过来看了又看:“好!口气大,又贴切!”然而,文家老板左看右看看不懂,“石三,你舅舅没有念过书,看不懂,你给舅舅解释解释。”毛泽东笑了笔说:“请大舅舅原谅外甥没有做好。小舅舅、舅母办饮食店卖烧饼是一个一个的卖给顾客,所以说是‘数一道二的大户’。二舅舅做铳药,经营鞭炮生意,只要一放,就噼噼啪啪,惊天动地,故称是‘惊天动地之人家’,大舅舅是屠户,杀猪宰羊不要衙门批准,杀一头交点税,这叫‘先斩后奏’!”舅舅听了连说:“好!好!我文家七妹的儿子,将是毛家大秀才。快买红纸写好贴上。”毛泽东请舅舅文玉瑞写好了对联贴上大门两侧。因所贴对联与众不同吸引了街上看热闹的人群,一位花甲老者说:“粗看象似文家有人在京城奉就高官,细嚼而是勤劳做生意的农家。有味!有味!这幅春联值百块大洋”。

(三)毛泽东外婆家是一个大屋,屋前有一块大晒谷坪,晒谷坪紧靠一只大塘,塘外有三合土围墙,一年,正值六月天气,晚饭后全家大小都坐在坪里歇凉。毛泽东和几个同龄人去地坪做游戏,舅父文玉瑞谈到了高冲文家婆媳闹矛盾的事,毛泽东马上搬凳坐下静听。高冲文家与棠佳阁文家是排行兄弟。去年娶了一个姓张的媳妇。媳妇完婚不久,八月十五日媳妇要求婆婆办礼品回娘家过节,婆婆办礼品是称了一斤猪肉、四个月饼、半斤红枣、半斤桔饼。媳妇嫌婆婆办的礼品太轻了,没有把她娘家看在眼里,而发生矛盾,经常吵架。婆婆认为做大人的应有大量,一再忍耐。可做儿子的应该劝劝妻子,孝顺父母,但他反而骂娘这不是那也不是。加之,高冲文家有一女,容貌秀丽,似出水芙蓉,婆婆待女是百依百顺,今年端午节,文家出售一头肥猪有了钱,婆婆给女儿扯了花布做了一身新衣服,而对媳妇一文钱也不给,这样婆媳之间、娘崽之间矛盾越来越僵,直至吵着分家。毛泽东大舅舅文玉瑞听后发出感叹:“少时不得父母乐,老来难有子孙贤。”毛泽东听后深思良久,也做了一联:“女无不爱,媳无不憎,劝天下娘家减三分爱女之心而爱媳;妻何以顺,亲何以逆,愿世上儿为将一点顺妻之意以顺娘。”毛泽东把这一联读了一遍,舅母文玉钦妻子高兴地说:“石三伢子能吟诗作联了,我原来不大相信,今日,你能临场作出这样好的对联,我做细舅母的总算心服口服了,你到我们棠佳阁长大,玩也玩了,书也读了,做娘老子的主意冒错,你舅父母的心血也冒白花。我们做舅父母的硬要劝你那老爷子,宁可多花几个钱,也要送你到湘乡、长沙城里去读几年书,定有大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