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图片

    指定了不存在的节点ID

相关报道

首页 · 伟人风采 · 相关报道 · 详细内容

苏联总理致电毛泽东竟被话务员挂断 还遭怒骂(2)

来源:人民网作者: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3日 浏览次数: 【字体:

  珍宝岛事件后,学校组织到苏联驻华使馆门前游行抗议。当时我正在北大读书,我们一路上高喊“打倒苏修”、“打倒新沙皇”、“打倒勃列日涅夫”、“打倒柯西金”的口号。我清楚地记得,在使馆门前的“反修路”两旁,张贴着“绞死勃列日涅夫”、“油炸柯西金”的醒目标语,而且名字上都打了大红叉。这就是当时的实情。不管怎样,作为一名接线员,未经请示就擅自拒接电话是不对的。正因如此,毛泽东获悉后批评说:电话是打给我的,怎么不报告就拒绝了?

  关于柯西金与毛泽东通话遭拒的某些细节,俄罗斯方面也有类似披露。时任柯西金翻译的顾达寿在其回忆录《我在中国的生涯》中这样写道: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让他接通北京的电话,说要直接与毛泽东通话。莫斯科与北京的专线电话接通后,中方接线员小姐生硬地说了一句“我不能给你接通这样的电话”,就将电话挂断了。应柯西金的要求,他接连拨了四次电话,都被挂断,而且很不礼貌地说:“我们的毛主席坚决不与苏修坏蛋柯西金通话”。

  

1969年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会谈

 

  1969年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会谈顾达寿称,他清楚地听见了对方说“坏蛋”——这个中国人用来骂人的词,但他没有如实向柯西金翻译。看得出来,当时柯西金显得“非常懊恼”。

  北京机场会见的曲折

  1969年9月2日,越南领导人胡志明逝世。获悉中国周恩来总理将赴河内参加葬礼,柯西金也决定前往,希望届时能与周恩来见面,谈两国关系问题。9月6日,柯西金抵达越南时,得知周恩来9月4日已到过河内吊唁并于当日返回北京。于是,柯西金通过第三方转告,他拟回国途中在北京机场停留两三个小时,并同周恩来总理会见,希望9日前得到答复。但那位负责转达这一重要信息的官员,因工作繁忙紧张而忘了此事。直到9日下午,他才想了起来,赶紧通知我驻越使馆并做了“检讨”。

  

1969年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会谈

 

  1969年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会谈周总理得知消息后,马上指示使馆,中方同意11日在北京机场进行会见。10日上午,当使馆收到国内答复时,柯西金已飞离河内。而柯西金要求专机前往中亚塔什干,也是有意在那儿等待中方的答复。10日下午,柯西金飞抵塔什干时,收到从莫斯科转来的中方同意安排会见的信息。这样,双方终于如愿举行了这次来之不易的“机场会见”。

  本来从河内到北京的航线不长,结果却绕了一大圈才到北京。会晤结束时,周恩来对柯西金说:你这次主动要来,我们得到消息晚了,但我们的答复是快的。虽然你走了一段弯路,总还是起到了一点儿效果。中国有个成语叫做“不虚此行”。柯西金解释了为何走弯路的原因,并表示,他并不遗憾,很高兴到这里来。

  

1969年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会谈

 

  1969年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会谈两国总理还就会谈的消息稿内容达成一致,即:1969年9月11日,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从越南回莫斯科途中,同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举行了会晤。这次会晤是有益的,是在坦率的气氛中进行的。蹊跷的是,11日晚,柯西金刚飞离北京不久,中方电话通知苏联驻华使馆称:次日发表的会晤消息稿须做改动,删去“会谈是有益的”一句。苏方以两国总理已达成一致为由没有同意。最后,消息稿各发各的。后来,陪同参加会谈的苏联使馆临时代办叶利扎维金,就此事向乔冠华副外长询问缘由,乔冠华只是“用手向上一指”,而未具体说明。

  柯西金在返回莫斯科的专机上,征求翻译对这次会见的看法后表示:“现在我国有不少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他们总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中国的政治。其实,中国领导人的政治观点不是我们一时能够看透的,但我对周恩来的说法是可以理解的。”遗憾的是,当时苏共中央政治局对两国总理在北京达成的一些谅解并不赞同,认为柯西金由于不了解情况,上了周恩来的当。

  

1969年9月,北京首都机场,周恩来送柯西金上飞机。

 

  1969年9月,北京首都机场,周恩来送柯西金上飞机。20世纪70年代,当中苏边界谈判陷入僵局时,柯西金建议再度与周恩来会晤,以推动谈判。鉴于当时的形势,中方没有同意。此后,柯西金再也没有机会与中国领导人有什么接触了。

  从“红小鬼”到政府领导人

  柯西金1904年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15岁时自愿参加红军,1927年加入联共(布),1935年毕业于列宁格勒纺织学院。曾在当地纺织厂工作,1938年当选为列宁格勒市苏维埃执委会主席,1939年被调到莫斯科任职。

  苏共十八大上,柯西金当选为中央委员。1940年出任苏联人民委员会议(1946年改为部长会议)副主席,1948年成为政治局委员。柯西金对财政问题及各种数据烂熟于胸,被称为斯大林的“计算器”。斯大林逝世后,他一度被贬为轻工业部部长,1957年重新进政治局。1960年出任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主席一职由赫鲁晓夫兼任),实际主持政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