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图片

    指定了不存在的节点ID

相关报道

首页 · 伟人风采 · 相关报道 · 详细内容

我眼中的毛泽东:原中央警卫团中队长陈长江访谈录

来源:天下韶山网作者:发布时间:2017-11-13 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解说:

  陈长江老人空闲时常读一读《二十四史》,尽管文化水平不高,读起来挺费劲儿,他还是坚持往下读。因为毛泽东曾经对他说,他应该读一读《二十四史》。从1950年到毛泽东去世陈长江一直从事毛泽东的警卫工作,他先后担任中央警卫团十二分队分队长,一中队中队长,干部大队大队长职务。1952年4月,陈长江第一次有机会跟毛泽东谈话。

  采访:

  毛主席出来散步没有休息,出来散步,回来的时候看到我,我给他敬了个礼,主席不太认识我,就问你是什么地方人,我刚刚说我是江苏,他说你别说,听到我说了一个字,说个江字,他就说你是如皋,海安一带的,我说对呀,我是海安的。他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说叫陈长江,他说你这个名字,中国的第一大江,你说了以后我就能经常记住了。在最后几十年当中,从1952年一直到主席去世,有那么十几天,二十天,三五天看不到我,(就)说长江,你到哪儿去了?我说没有到哪儿去呀,他见了我就是"长江"两个字。再一次谈话他问我们那个地区,就我们那个地区的情况给我介绍,实际上我有的时候不太了解,他一个说你是属于陈毅、粟裕的部队,解放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七战七捷你知道吧?我说知道打仗,他说在你们海安就打了两仗,国民党进攻苏北地区,山东地区,七战七捷,消灭敌人五万多,你知道吧,我说光知道打了什么什么,我还是个普通战士,还不太了解情况,对全军的情况不了解,再一个他说黄桥,我说黄桥离我们家才三十多里路,他说黄桥,陈毅在那儿跟顽固派斗争,你了解吗?我说我那时候还不了解,实际上斗争是1941年就开始的,我说我那时候还小,不太了解。他说陈毅这个人哪,跟顽固派打仗的时候,有打,有拉,搞统一战线,搞得很好。再一个问了我家庭情况,我说我家庭很贫困,解放前没有一亩地,没有一间房,我从小就跟人家扛长活,十二岁,实际上我家庭这个生活是相当苦的,像乞丐的生活似的,他说怎么那么穷呢?我说我们那个地区不仅是我们一家,不少人都这样子,他说现在怎么样啊?我说我们家1947年以后,土地改革,我们家分了十四亩地,分了三间好瓦房,还有牲口,我说我们现在生活比较好了,我弟弟妹妹都上学了,这一段讲完了,我对主席的感想是什么呢?我觉得主席知识渊博,了解我们家乡的情况,就是我们新四军的情况,如皋、海安、我们苏北地区情况,山东地区情况,比我了解得都清楚。

  解说:

  1955年5月14日,陈长江和他的战友们,都换上了崭新的军装,因为这天毛泽东要给他们讲话。

  采访:

  这一次主席讲话呢,讲到很那个,从现在讲到长征,讲到他当兵,他当兵他说,程潜当师长的时候,北伐战争的时候他也当兵,不是一个师,他说他当战士,他还给我们比划了拿的那个枪,过去是独子,扣一个只能响一个,还要拉一次,这一说,一拉,一那个,我们大家都哈哈笑,他说我那时候当了几个月的兵,六个月兵,叫做北伐战争,很艰苦啊,扛着枪,那种简单的就像套筒枪似的,不像现在你们的枪这么好,他说长征不是从中南海走到北海,你们坐着车子转一圈这么远一点,长征啊,是我们不情愿走,是逼出来的,没有办法,上面有敌人的飞机,前面堵,后边追,我们不到少数地区去,没有人的地方去,我们就不能生存,所以长征是很艰苦的,他说这个两万五千里长征走了十一个省市,我们十几万人走到最后成了两万多人。你们不要忘掉长征是很艰苦的,我们保存力量,到了延安以后,我们逐渐地发展起来了,这个抗日战争就靠延安发展起来的,逐渐壮大,壮大到新四军、八路军。

  解说:

  在会上毛泽东除了向警卫一中队的干部战士强调保卫中央的任务以外,又另外安排了两项工作。

  采访:

  第二条,要学点文化,将来国家很多事情要你们去做去,学文化。第三条,搞点调查研究,帮助我(主席)和中央了解情况,后来提出来一个省市就是一个专区一个,你们回家调查一次,有那么十几个人,二十个人,我就了解好几个省的情况,要调查研究,要学文化,说你们要从那个小学、初中到高中,能上到大学更好,将来你们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将来为人民服务,能多做点事,你们现在才二十多岁。1952年的时候,那时候平均起来二十二岁左右。他还讲了个故事,他说二十二岁,十个五年计划以后,你们七十二岁,你知道中国历史上有个名人孔夫子就活到七十二岁。说七十二岁的时候,你要大庆祝一次,五十年,说到那个时候我不在了,要参加马克思大会去了。他讲得很幽默,很高兴,这一次前前后后讲了一个多小时,主席也很高兴。那一天下午,心情愉快,所以就讲了很多我对主席的这一次讲话一生记在心里。

  解说:

  一天陈长江陪同毛泽东散步,毛泽东给他安排了一次农村调查任务。

  采访:

  1967年的时候,这个时期主席睡不好觉就起来散步,到游泳池边上,有王海容、唐闻生过去,我,加上老李,李连清。在那个边上散步,他就说城里搞得挺那个的,农村里怎么样啊?他说长江啊,你多长时间没有回家去了?我说快两年了,农村的情况你了解吗?我说不太了解,他说给你给李连清十五天时间,你们回去给我看看,农村的事怎么样,这一次后来转了半圈,又想一想,十五天,说你们来回路程就要七八天的时间,在家里一个礼拜是不是有点短呀?他说再加五天,二十天,你跟李连清两个,李连清是广东的,我是江苏的,他说你们回去了解了解情况,回来跟我汇报。我还在中南海,不上哪儿去,有什么事情交给你们的副指导员,副中队长,下午你们就走。

  解说:

  陈长江从家乡回来以后,找了一个机会向毛泽东做了汇报。

  采访:

  有一天下午看到主席,我说把我们家里看到的情况给主席讲一讲,我说我们那个地区呀,实行食堂确实有困难,这个粮食不够,再一个一家一户住得比较分散,有老有小,人家还想靠这个洗锅水来喂养猪,喂养牲口,主席就跟我掐着指头算,农村一家一户都要吃食堂,他说你知道上海那么大的城市才30%的人吃食堂,70%的人还在一家一户地做饭,有的时候中午带一顿农村里住得分散,老的老,小的小,确实他们都说食堂好,那时候个个人都说食堂好,这个好,那个好,我也同意他们说办食堂好,后来说要根据实际情况,不能办了。1961年的时候大部分都不办了,原来一阵风。我这里汇报的时候,都说食堂好,都说粮食过关,我说农村现在大字报很多,我说从扬州到我们海安,到我们那个地方,有一份大字报说是你找到一个儿子,人家为你高兴,我说到处写大字报,我说他找到一个儿子,主席这时候反而不高兴了,他说我找了个儿子,就是找着个儿子,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到处写大字报。长江,我们家几个人,你知道不知道,他说我没找着个儿子,找着个儿子也值得。咱们全国去(庆贺),我说人家为你高兴啊,我还这样说,他说什么高兴啊,他们宣传的目的是什么呀,他说长江你给我辟谣了吗?我说我给你辟谣,人家到处写的大字报,我怎么给你去辟谣,你知道不给我辟谣还说这个话,我说我能辟得了?全国性的问题,也不是哪一个人的事。

  解说:

  警卫一中队常常会跟随毛泽东一起到地方视察,在工作间隙他们还会和地方部队搞上一场篮球比赛。

  采访:

  我们那个球队过去打篮球到哪儿去,总想赢人家比较多,这个情况就通过他们反映到主席跟前了,主席就讲呢,就跟身边的工作人员,主席就讲了,就跟吴旭君讲了,他说你们到哪儿去人家都很尊重你们,人家对你们都当成客人似的尊重,你们到哪儿去都赢人家,也不客气一点,还是人家让你们,你们还是那个了,所以有一次主席说,再打篮球我就坐到旁边坐林子边,我们那个球场在林子边,主席散步,坐在边上,他看着我们打,他那次跟工作人员说,他说只能输,不能赢,每一次老赢人家,你们老是想着赢人家,那一次我们就有意识地主力队员有两个没上,再一个有意识地给人家输一分两分,最后输了两分,主席反而高兴,他说人家地方首长,炊事员,什么人对你们都很尊敬,你们到哪儿去不能摆架子,不能老想着赢人家了,要平等啊,所以这一次我们打球以前先开了会,按照主席的指示不能赢,还要打得挺那个的,最后还是叫人家赢两分高兴,还打得很活跃。主席坐在旁边看,这是很少的,就那一次主席叫我们要谦虚谨慎,尊重地方的炊事员,服务人员,人家的地方首长。

  解说:

  毛泽东在工作疲劳的时候常去散步,他也经常借这个机会到警卫战士们的营房里去转一转。

  采访:

  再一个看我们那个宿舍,看到我们宿舍里头内务整得很齐,被子叠得很好,他说你们很有秩序,很那个。看到(毛泽东的)语录很多,我说人家提倡海洋化,我说我这儿挂得还少呢,他说挂那么多有什么用处,他说特别是那个挂像,这个挂像呢,他就给我多举了几个例子,他就说你说你们到处挂像,我那个游泳池不让挂像,你这里也少挂点,挂那么多像有什么用处?他说你看看现在各个机关大院门口,有不少的塑了我的像,还有到处都贴着我的像,有的一个房子贴得很多,特别是大院门口那个像,一年四季在那儿日晒夜露,你看毛泽东多苦啊,说你们站两个小时还一换,我一年到头都站,没有人换我,你说苦不苦啊。中央过去也下了个通知,说到处(要)少塑像,你看看他们老不听,到处塑,叫我给他们看门给他们站岗,他说你现在还到处挂这些像,少挂点不行吗?我说少挂点,少挂点,那语录写两条就行了,写那么多你们都记住了?你们都能用上了?我说人家要求墙上都要弄满哪,语录海洋化,他说人家说的你就这样去做去呀?我说不做人家来检查我,谁检查你呀?你告诉他不要来检查,我们大队,团里来检查了,他说你告诉他别来检查,说我说的,少挂点像,少写点语录,有点时间你们好好学习学习。

  解说:

  陈长江到毛泽东身边以后,发现毛泽东非常注意锻炼身体。

  采访:

  主要是这几种,一种是淋浴,就是给他擦澡,每天卫士给他身上擦一擦,第二种是太阳浴,有时候太阳很好,他就穿个短裤在那个院子里头,让它晒一晒,起来晒一晒,再一个,他出来散步的时候,每次这样晃荡晃荡,全身运动运动,这是几次锻炼。

  解说:

  1959年陈长江跟随毛泽东,回到毛泽东阔别了三十二年的家乡,在那里他见识到了毛泽东的游泳水平。

  采访:

  到了下午,主席要到那个韶山水库那儿去游泳,我们一起跟他游泳去,那个时候水库的水是6月底7月份的时候,那个水库的水挺凉的,一边特别深,我说这个水凉,我们跟他讲我们先下去几个人,他说你们怎么能下呢,我们也不好多说,主席说要下,下去就游吧,主席游泳的姿势一般的是蛙游,侧游比较多,他是蝶游什么什么游啊他都不会。主席在水里一个是能站立,一个就像坐椅子似的这样子,一个是躺下睡觉,躺下睡觉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们给他点根烟,还能抽烟,有的时候给他个肥皂,他还用那个肥皂抹抹头,洗洗。主席下去游了两圈,十几分钟,不到二十分钟,挺凉的那水库的里的水,比较凉一点儿,主席挺高兴,他说家乡几十年,他原来他门口有一个小塘,他在小塘里游,他说这么大的水库,那时候还没有,这是后来修的。几十年没有到家乡,这是家乡的水,游泳,他非要游,那时主席也六十多岁了,挺高兴的。

  解说:

  1956年的一天,陈长江陪同毛泽东到北戴河海滨游泳,那一天正刮着八级台风。

  采访:

  在北戴河台风很大,八级台风,那个海里都没有船,没有东西,我们平时跟主席游泳去都带着游泳圈,带上两条船,这样子,主席虽然水性很好,防止万一,那个八级台风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带,每个人只能穿个小短裤,连那个游泳圈也不能拿,这么大的东西都拿不了,因为那个风大了,你拿个东西下不了水里去呀,主席就站在那个水边上,他非要下去游。他说你呀,这个游(像)对待敌人一样,不害怕,我说不能游,他非要游,所以这么个情况。那一天下去,我们下去十几个人什么都不能带,只能穿个短裤,因为一个浪来,最高的时候两三米高,八级台风,一个浪来,主席从浪底下过去,主席还挺高兴的,那个台风一来是三个浪,三个浪过去呢,有那么几秒钟没有,那时候主席身体比较好,精神也比较好,你说不能干的事他非要干,非要下去不可。我们都感到这个是困难,我们知道这个下去确实有了问题不好办。平时拿着游泳圈,有什么事还可以救人,船也有,那个时候每个人只能自保,因为什么都不能带,八级台风,它那个浪,人从底下穿过去,像鱼似的。你带个东西穿不过去,它就给你卷走了。所以那个主席的决心很大,像和敌人打仗一样,你说不能打,我非要打,我还非要消灭他,跟我们穿那个短裤,举着拳头,你们说不能下,我非要下,我们也不能过多地劝,有几个人说你看看这个浪,一下子,几次把主席打到后边去了,往后直倒,我把他搀住了,他说你们赶快往前冲,就是这样子,所以主席的决心很大。下去游了十几分到二十分钟。

  解说:

  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毛泽东的身体逐渐衰弱,就连游泳也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

  采访:

  主席去了,就是换了衣服,我们两个人看到主席的这个眼睛看不清,这个台阶看不清,都是人家搀扶他走到那个水边的,那个腿也肿了,手也有点肿,主席有点浮肿,主席说也没多大劲儿,有的时候,长江,你看我的身体这游泳,是不是和水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了?

  我说你锻炼锻炼还能行,我跟他这么说了一句,主席说,过去游大江,大海,什么都可以,现在看起来就是与水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了,这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我就担心主席这样能游不能游啊?我就跟主席讲,你还能下水呀,主席就弄点水抹一抹,主席说能游,下去了几分钟以后,看见主席游泳的时候,比在岸上走路强得多,到水边反而自由了,上来的时候也是我们搀扶着他一点上来,所以主席最后一次游泳。

  解说:

  1976年,陈长江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情绪低落。

  采访:

  主席后期对他自己办的事不满意,特别是后期这个文化大革命他感到很不满意,这个事不好向谁去说去,有苦不好说,所以主席很生气,后来一个,有的时候不愿意吃饭,有的时候不愿意吃药,有的时候折腾自己,有一个晚上一天一夜看了七部电影,我们一般的人都不行,他就不想那个了,他就是说早点去见马克思,有这么个想法,他后期有这么个觉得自己这些事做得窝囊。

  解说: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离开了人世。之后,陈长江又担当了一年保卫毛泽东遗体的任务,这样算起来,他一共陪伴了毛泽东二十八个年头。